惜珏

画渣少女
约稿私信微博http://weibo.com/u/1931466875?refer_flag=1001030101_

秋风知月明之终章(阴阳师同人文,鸟刀)

10

在妖刀姬漫长的生命中,除去与主人伴的日子,快乐的时候并不多。她生为利器,多数时光都被人用作实现各种目的,那一天姑获鸟问她所求是什么,问她所行之道是什么,这些问题是她从未想过的。

她每天陪着姑获鸟照看各种小孩子,她的心里其实谈不上喜欢的。可是每次看到对方脸上温柔的微笑她又忍不住想要留在她身边。她冷了太久了。

有了上次的不欢而散姑获鸟没有问她离去的问题,但是每天早上看到她在院中练刀她总是很开心,她以自己的方式带她过好每一天,也许她觉得每一天都是下一次分别的前夕。

自从妖狐的事情之后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姑获鸟以为是那一天关于“道”的一席话让她陷入沉思,开解她;“这种事你也不要太过心急,也许哪天机缘到了你便悟出来了。也有很多人终生都找寻不到也一样活得自在!不论如何我更希望你能快乐!”

她点了点头,也摇了摇头。

很多心思仿佛幽暗山谷中的植物,因为太过隐秘便成了不可说,不能想。她害怕对方知道真相后的反应,原本她以为远离是正确的选择可是后来她却发现那样只会让她孤寂的生活变得更加孤寂。

所以她选择回归,微妙的,有距离的回归。

如果有人问她生命中最难忘的是哪一天,她会说是新年那一天。

那一天她们携手随着人群登上山顶的神社聆听108下钟响,一起吃象征福泽绵长的惠方卷。当烟火在夜空中绽放的时候望着姑获鸟星星一般璀璨的眸子,望着她专注欣赏的面容,她恍惚再次听到一个声音轻轻问她:

你所求的是什么?

我······所求不过她而已。

你的刀道究竟是什么?

我只愿我的刀可护她平安一世。我希望她的眼可以永远这样只需欣赏四季的变换,可以永远欣赏孩童天真的笑颜。你说只为一个人,这算不算得上也是一种刀道呢?

这自然是算的。

然而那声音却忽然冷笑道:“呵呵,你觉得有你在她的身边,还能守得住么?”

自然······是能的。

那时她并不知道自己当时的回答是多么可笑。

烟火表演结束后她们随着人群缓缓向外边走去,突然姑获鸟拉了拉她的袖子指着路边的小摊道;“那边有算卦的哎!我们也算一算新年会不会有好运吧!”她循着姑获鸟所指的方向望去。不起眼的摊位上一个穿着占卜师制服的少女百无聊赖地支着头抚摸着手中的竹筒。

凭借妖怪之间的感知她发现那竹筒中分明也是一只颇有能力的妖怪,但不知为何他一直温顺的栖身在竹筒中陪伴少女左右。

她心中好奇便点了点头随姑获鸟到了那小摊前。见她们走来,少女热情招呼道;“二位可是要求签嘛!”

见她们点头,那少女笑道;“按理说既有客人我便不该拒绝,只是占卜一事讲究缘分,稍后两位只需敲敲身前的竹管,若是有缘小灵自然会告知您占卜的结果。”

说完她伸出手示意她们将手放到竹筒上,依次敲了三下。

不一会一只老狐狸从竹管中飘了出来,异色的狐瞳静静凝视着她仿佛直直地看进了她的心里。这让她觉得心慌。

老狐狸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响起,无奈中还有些叹息:

"宿命就是宿命,终有一天你的刀上会沾上姑获鸟的血,就像十年前那样。"

11

自从那日占卜后妖刀姬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中,不论姑获鸟怎么劝说都不开门。因为那只管狐占卜的结果是用密语她无法知晓她们谈话的内容是什么,她只能宽慰她说:“这些占卜师最喜欢说一些危言耸听的话,命运还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若你不信命,它便不能拿你怎么样!不论发生了什么,你要记得我会陪着你的!”

我会陪着你的······

这句话主人也说过,可是当她发现如何也摆脱不了于自己共生的事实之后她是那么的恨她。为此她宁可把全部的灵力转移给自己,情愿牺牲性命也要换得解脱!

"他们说的不错,你确实是一把妖刀!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主人你不要死!我不要你的灵力,求求你住手吧!求求你!"

"现在又开始拒绝了?那你又为何不断吸收我的力量害我必须和你共生哪也去不了!我真是受够了每天战斗的日子!"

"都是因为遇到你!"

灵力的飞速流逝让原本可爱的主人瞬间苍老起来,死死掐着她肩膀看着她泣不成声的样子嘲讽的大笑起来。

"哈哈你居然哭了,你这妖怪也会哭!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哈哈!"

然而笑着笑着她又放声大哭起来,抱住这个从小陪伴自己的刀灵她喃喃道:“如果我们当初没有相遇该多好······”

鲜血从主人七窍细细地流出来,怎么也擦不净。她们周围的结界因为灵力的激荡噼噼叭叭的爆出刺眼的电光,主人躺在她怀里抬起满是鲜血的手轻轻抚着她的脸,道;"我要诅咒你!诅咒你一身血染诅咒你孤寂一生,从今往后不论谁陪伴你都会因你走向毁灭,因你而死!"

"哈哈哈!妖怪不能轻易消散你就这样在时间中感受我当年的痛苦吧!哈哈哈!"

她呆呆地看着主人不顾一切地狂笑着,口中血如泉涌直至再也笑不出来。那怨毒的目光直到在她怀中灰飞烟灭也如影随形附着在她身上,在每一个夜晚在一次午夜梦回出现在她面前。

主人去世后她一个人流浪了很久,途中遇到了很多因为妖刀传说找她挑战的人,但更多的人因此远远避开。

妖生长长,也许是为了保护自己她选择将一切遗忘,似乎这样便可逃离那个诅咒,逃离命运。所以当那天妖琴师唤起了她最阴暗的记忆时她非常恐慌,她害怕姑获鸟知道真相。

如果将秘密永远封藏一切是不是就可以回到原样?

终究还是她天真了。

她还是应该离开她。

不过,这次她想同她好好道个别,她想再好好看一看姑获鸟。

这么想着,她推开了门。

12

如果是平时午后的小院中总会充满姑获鸟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今日却分外寂静。院中的秋千一晃一晃显然姑获鸟刚刚离去不久,她顺着足迹一路走惊见小巷子里上次妖狐扮作阴阳师的模样带着一大队人马将姑获鸟围在中间。

"大人,绯夜姬夫人的孩子就是这个家伙害死的!"只见妖狐躬身向一个

满面阴云的男人道。

"是你害死了夫人的孩子?"

"我没有!信太郎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伤害他!"

"大胆妖孽!事到如今还敢狡辩!”妖狐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指着姑获鸟腰间的布娃娃道;“昨天下午你就同小公子在一起,如今人证物证皆在你还不快快伏诛!"

"明明是你栽赃陷害!这娃娃是昨天同信太郎分别时他送给我的!"

听她这样说那男人脸色更阴沉了几分,斥责道;“小公子那样纯洁的孩子怎么可能与你这样的妖怪做朋友!分明是你用妖法蛊惑他再司机杀了他!”

"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说完一挥手,无数弓箭手挽箭自他身后而出,一声号令后万箭齐发,姑获鸟举剑抵挡。箭光支撑一个密不透风的网将她裹住,虽不能伤他,却也令她无法脱身。见弓箭并不能杀死她,妖狐跺了跺脚,召来武士趁她不备冲上去偷袭,谁知还未近身就被一个年轻女子击飞了出去,妖刀姬持刀而立,冷冷睥视众人。

“谁要是想伤害姑获鸟就先过我这关!”

"你不该来的。"

"可我已经来了。"说完她刀光一闪正劈在在姑获鸟身后与偷袭之人的手腕上。

"一会我去攻击那妖狐,你赶快趁这会突围。"因着连续几波强攻姑获鸟的气息有一点不稳。

"你受伤了!"

“没事,小伤而已。小心!”只见姑获鸟朱伞一张帮妖刀姬挡住了外圈妖狐的一波气刃,代价是那朱伞竟生生从剑尖生出寸寸裂痕,爆裂开来,只剩下长剑闪着森然冷光。

妖刀姬望着朝她们狞笑的妖狐再望着暗处似要布阵的术士,秘音道;"若不能杀了那妖狐你我今日都难脱身。要我说你一会······"

"好!你要小心!"

说完姑获鸟突然振翅而起,长剑划了个利落的半圆,剑气荡开,长剑如一道白虹穿过众人直取妖狐性命。同时妖刀姬妖力灌入刀中,步含玄机直捣阵眼。

怎料那妖狐似定住了一般全然不避,姑获鸟心中暗道有诈可收剑已不及,果然一剑过后原地只余一截断掉的狐尾。肋下传来剧痛,一截半透明的气刃上血珠子正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不!"

圈外妖刀姬目睹惊人一幕,惊叫一声身上妖力大盛。

姑获鸟咬了咬牙手腕一转伞剑向后刺去,妖狐赶忙撤了气刃向后跃去,念咒声起一个飓风正在他手中缓缓成型。谁知那风刚刚聚成一小股,身后传来破空之声令他侧身一避,一把黑色大刀砍在距他一寸处。

那刀刀身极长,刀刃处因沾染太多鲜血而暗暗发红,蓝色的妖气来回激荡生出道道电光,悬浮之处土地被刀气批出道道深痕,望去极其诡异极其恐怖。

众人呆呆望了半晌,不知是谁大呼道;"这,这是村正妖刀!"说完便头也不回的逃出战圈。

望着四散逃窜的人们,指挥的男人气得大吼道;“不准逃!谁逃格杀勿论!”

下一刻他就被一刀贯穿了咽喉。

姑获鸟心中也同样惊异,惊异过后也很快释然,捏起剑诀连环快攻。妖狐只觉那剑极其灿烂似满天星子渐渐汇聚成浩瀚银河灼灼不可视,他徒劳的运扇连劈,怎么也无法挣脱。只觉得那星辰快速运行,翻滚凝成银河将他吸进去。而银河外另一股令人恐惧的杀意向他袭来,他想逃却逃不了,只能任由那大刀自头顶劈下。

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天空。姑获鸟再也支持不住昏倒倒在地,身侧长刀发出阵阵悲鸣,电光冲向天际化为一场大雨。

萤草的小木屋前妖刀姬小心的将姑获鸟放在石阶前,望着对方昏迷的面容喃喃道;“原本想同你好好道别的,可是你既已见了我的真身肯定也很厌恶恨不得我早日离开你把?”

"你说你不信命,可是我信。主人的诅咒是真的,我好怕因为继续和你在一起让你受到伤害。"

眼泪一滴滴落在姑获鸟苍白的脸上,使她的脸生出一种脆弱的美。妖刀姬像逾矩了一般颤抖的伸出手,细细描摹了一下,深深望着姑获鸟道;“你问我所行之道是什么,我说是‘你’。只是看来我们注定不能同行了。”

"保重,我的······朋友。"

叩门声响起萤草拉开门,只见姑获鸟气息微弱地倒在阶前,四周一片寂静,仿佛从未有一个刀灵出现过。

13

那是很后来的一天,妖刀姬遇见了一个小男孩,他长得同去世的主人特别特别像,左耳上都有一颗小痣。

小男孩拉起她的手害羞的问她;“姐姐你做我的式神好不好?”

鬼使神差地,她点了点头。

从此源家的小公子附近总有一个沉默的刀灵守护一旁,只是她总是隐藏在暗处除非有极其危机的时刻她才会出手。

小男孩一天天长大,对于权利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他开始嫉妒箭术和阴阳术高超的异母兄妹,他要求妖刀姬帮他的事情也越来越隐秘,阴暗。

妖刀姬觉得是自己害他变成这样便试图离开他,谁知反被他设下咒术囚禁在他身边。

终于有一天天皇陛下知道了他的恶行,就在他生辰的那一天一个舞女执剑而出,身法像极了她日思夜想的那个她,可是依照对方的性格这样的事情她是万万不会参与的啊!眼见对方的剑马上就要刺进男孩的喉咙,她本能的刺向对方的心口,一刀穿心。

然后她挑起了对方帘帽,只觉得那刀似乎也将自己的心一并碎了。

银发蓝眸的羽族女妖深深凝视着她,半晌说了一句话;

“我不怪你。”

那一天红枫如同累世血泪,天空中明月高悬,整个府邸被反抗的烈焰淹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写在后面的话:

今天晚上写到最后电脑出故障险些将存的文全吃掉差点没愁死我。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以照原计划从类似独白的角度写妖刀姬的过去,这样和前面的部分比可能有点简单,但是感觉这样会直白一点?

结尾也是之前就希望的以这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写,命运是个很玄的东西千防万防该来的总会来,只是你不知道是什么方式吧。

谢谢几位网友的支持,要不是你们我也不知道会有人和我一样站这对。

另外写谁的同人就出谁是真的哎,我居然也出了鸟姐皮肤和刀妹。这里面外貌的描写主要依据新姑获鸟皮肤写的,她可真美啊!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惜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