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珏

画渣少女
约稿私信微博http://weibo.com/u/1931466875?refer_flag=1001030101_

秋风知月明之三(阴阳师同人文,鸟刀)

8

姑获鸟将妖刀姬护在身后,对妖狐道:“她今日前来只为取食发鬼性命。”

"原来如此,我瞧这小刀灵也十分合眼缘,看在她是无辜的份上我就·····最后杀她吧!"

话音未落,空气中掠过一抹朱红色残影,姑获鸟剑尖一抖,密集的剑光立刻如雨一般洒落。见状一旁的妖琴师弦音诡变,一种从未听过的癫狂乐音锥心袭来。

妖刀姬见状本要拔刀相助,却忽然感觉脑中似有万千蛇蚁啃食疼痛不已。再抬眼,眼中已现疯狂神色。

"不!主人你不要死!我不要你的灵力,求求你住手吧!"妖刀姬一边哀嚎着,一边提刀向前跑去,想要毁掉琴声的源头,刀法及其杂乱,只为毁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性命。

妖琴师见状大骇,抱着琴不住躲闪,手指疯狂的拨动琴弦,企图延缓对方的攻势。可惜他本就怀有退意,气势上便输了一层,此时又哪里是妖刀姬的对手?

刀影难测,此时不按套路出牌的刀法使得妖琴师连连判断失误,仓皇间只听风声自头顶呼啸而至他本能的举琴一挡,谁知长刀却从右侧劈来,伴随着一声惨叫一条断肢同木琴从屋内飞出摔落在妖狐身边。

妖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手中气刃不觉一缓被姑获鸟一剑刺穿了手掌。他恨恨的望了一眼不住惨叫的妖琴师,运起妖力,一遍后退一边念咒运风,刀一般的飓风自他掌心涌出携草木枯折之势席卷而来。

姑获鸟广袖一震,直接冲上高空,剑气恢恢连攻三下。妖狐似早有预料一般微微一笑,十指一划操控着那飓风灵巧避开,激出周身妖力竟直接打算将姑获鸟吸入风眼绞碎。

姑获鸟见状身上金色长羽全部张开,对抗吸力,打算等妖狐力竭再下手。果然在食发鬼妖丹的辅助下妖狐虽然瞬间妖力大涨,随之而来的两丹相斥的痛苦令他不得不暂时收手,借着他旧照将尽,新招未起的短短一瞬,姑获鸟收了金羽,无视风中夹杂的食发鬼残留的发针,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扑向风眼。

妖狐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也会使出这么不要命的招数,想撤却已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伞剑穿胸而过,冰蓝色的鸟瞳极亮,也极冷,犹如暴风来临的滔天巨浪将他淹没。

巨大的创伤让妖狐显出了原身,见对方也无力再战,九尾白狐浑身是血的从剑尖挣出,运起最后一丝妖力化作妖风逃走了。

察觉到剑尖处的变化,姑获鸟动了动只感眼前天旋地转,哇地吐出一口血来。她扶着剑缓了缓,摇摇晃晃的朝屋内走去。

月光幽幽地照出血泊中一个横躺着的身影,她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好一会确定不是妖刀姬后略宽了宽心。顺着抽泣之声,她一路摸索过去,终于摸到了妖刀姬满是泪痕的脸。她被吓了一跳,简单检查一下发现妖刀姬身上并无明显伤痕,便蹲下身来张开怀抱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妖狐和妖琴师都被我们打败了。我在这里,你不要怕······”

此时的妖刀姬仿佛找到依靠的雏鸟一般在她怀中放声大哭,一直哭道姑获鸟实在无力只能与她相互倚靠才缓过神来,触手之处一片粘腻让她狠狠激灵一下,颤声道:“你受伤了?”

"小伤而已,很快就会好的。你没事吧,刚刚哭成那样。"

"我没事。"妖刀姬擦擦眼泪,小心的摸了摸姑获鸟的伤口运起妖力将几处大伤封住,然后扶着姑获鸟缓缓起身,踱到妖琴师的面前。

"说,解除跳跳妹妹封印的咒语到底是什么!"

妖琴师心知就算反抗也敌不过二人,遂将解咒全盘托出。

蓝色的光芒自玄冰中闪了闪,终是消融,看着跳跳妹妹无辜的睡颜,姑获鸟发出一声鸟鸣招来几只巨大的夜枭嘱咐它们将跳跳妹妹送回家去,便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妖刀姬怀中。

9

再醒来时,视线中首先出现的是一个绿衫少女研磨药草的身影,见她睁开眼便停下手中的活计,跑过来递给她一杯水笑眯眯道:“你可算醒啦!看那个刀灵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要死掉了,还好伤口都避开了要害处。只是妖力流失,休养几天才会恢复。”

说完她催动手中的蒲公英,一个绿色的法阵在姑获鸟身下绽开,草木的清香与春日阳光般温暖的气息包裹着她,修复着她的伤痕。待检查结束,姑获鸟轻轻道:“多谢姑娘为我疗伤,送我来的那个刀灵呢?她怎么样了?怎么不见她?”

闻此对方的脸上现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道:“她伤好后本来也一直守在这里的,只是今早觉回来了就拉着她说要切磋一下,我怎么劝也没用,现在她们应该还在切磋吧。”

姑获鸟听完皱了皱眉,缓缓起身推开门,正见妖刀姬与一个手持大棒的少女拆招拆的投入。那少女运棒若雷且夹带妖法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会被她棒中夹带的火球击中。好在妖刀姬虽然刀法同属凌厉但胜在身法比她更为敏捷,几招过后妖刀姬刀柄在觉的棒上轻轻一碰,大棒顿时脱手落在姑获鸟身前。

那少女揉了揉被震痛的手腕,爽朗一笑道:“姑娘好身手,觉很佩服!”又跑来拾起大棒,打量着姑获鸟,微微一笑道;“刀灵姑娘长得这么可爱,笑起来一定很好看吧!你昏迷的这几天我看她心有郁结缠着她陪我切磋希望你不要怪罪啊!”

说完扛着棒子笑嘻嘻的进屋去了。

姑获鸟望着妖刀姬忽然觉得她的眼神比她身后秋日阳光中波光粼粼的河水还要闪亮夺目。秋风拂过,草地上的蒲公英随风而散,轻盈的在她们之间飞舞。姑获鸟的心中忽然涌起一种极其温柔的情绪,她走过去,摸了摸妖刀姬的头顶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不怪你。你没事就好。"对方擦了擦眼睛,笑了笑,却没有再说话。

短暂的沉默让姑获鸟觉得有些无措,她试着寻找话题道;“刚才你和觉打的很好。只是还可以更好些。”

“更好些?”

“嗯,比方说你如果我这样······”姑获鸟随意的拾起一截树枝,在手中一抖,作势上攻,一道剑气自头顶刺来。妖刀姬举刀迎上,不防对方手中的树枝诡异一撤,剑花一绕趁她招架之际正正点在她咽喉处。

此时若换成真正刀剑自己定然已身首异处。思及于此,妖刀姬不觉微有冷汗沁出。

见她似有所悟,姑获鸟微微一笑,道;“你刀法顺畅,却在有些拘泥形式。看似刚猛但是你心有迷茫阻碍了它的威力。”

“实战经验不足还好弥补,这两点想要看破着实不易。从古至今无论是一流刀客还是剑者都有自己的道,找到这一点你的问题就好解决多了。”

说完,姑获鸟再次运起树枝,所行的乃是她伞剑的第一式。她并未刻意运用妖力,但那树枝每挥出的一下无不带着凛冽的剑意。长羽飘飞,天青色的衣袍上银光闪闪,不知怎的,明明极具威力的剑招在妖刀姬的眼中竟如那日在食发鬼处所见到的凡人舞蹈般优雅曼妙的美感来。

微风掠过草地引得蒲公英黄色的花朵不住摇晃,姑获鸟剑势一变,剑尖在花朵中穿过却没有不伤及分毫,最后一道残影斜斜刺去,树枝正好抵在花朵下方让整个花朵定住。

见妖刀姬怔怔望着自己,她扔了那树枝,走到她面前认真道:“不论是剑术还是刀法重在对自己力量的认知,并控制自己的力量达成所愿。我剑术有限,所求的不过是能够予一份安宁,而你你妖力强盛,刀法注定不凡,希望你能想清楚你所求的是什么?你的刀道究竟是什么?”

你所求的是什么?

你的刀道究竟是什么?

轻柔的的话语却在妖刀姬的心湖激起巨大的涟漪,她望着姑获鸟,望着高远的天空,望着身后辽阔的大地,心中一阵迷茫。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惜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