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珏

画渣少女
约稿私信微博http://weibo.com/u/1931466875?refer_flag=1001030101_

秋风知月明(阴阳师同人文姑获鸟x妖刀姬)

1

妖刀姬第一次见到姑获鸟只是觉得她很美。

那时的妖刀姬被一群武士和阴阳师追了三天三夜,灵力越来越弱,身上满是伤痕地倒在一个巷子里,眼前满是濒死的红斑。可她仍然紧紧攥紧手中的刀,尽力寻找敌人的破绽。

就在那时巷子上空忽然响起一声鸟鸣,接着便听见几声“飒飒”风响,伴随着重物倒地的钝响,一片绣着飞羽的天青色衣角进入了她的视线。

“对着这么小的刀灵也忍心下手,那些武士为了立功真是不择手段啊!”

黑色的羽毛轻轻抚过她的眼,伴随着轻柔地叹息她昏了过去。

2

再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僻静的宅子里。

月光透过樱树投出深深浅浅的影子,微风拂过,落樱如雪。就在这迷蒙的月色下,一个银发女妖闭眸执伞而立。她生了一副极美艳的容貌,因着是在睡梦中她的神情看上去极为平静,甚至还有点柔媚。不过朱红的伞和广袖下的长羽还是出卖了她的秘密,仅露出来的黑色羽毛非常光亮也非常锋利,她是一个修为高深的姑获鸟。

对于那时的妖刀姬来说被那样的妖怪遇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她艰难地把视线从姑获鸟身上移开,环顾四周,蹑手蹑脚地逃走了。

3

姑获鸟再见到妖刀姬的时候心中有点无奈又有点愤怒。

她起先站在一户人家的屋顶上冷冷瞧着妖刀姬在巷子里同上一伙人缠斗,还以为两天不见那个小刀灵灵力大涨可以一敌八了,后来才发现小家伙不仅身上的伤没好,刀法比第一次遇见时还要凌乱几分。眼看不出五招之内妖刀姬定然会被那群人捉住,她哼了一声抽出伞剑跃下墙头,两剑了结了领头那名武士的性命。

鲜血顺着伞尖滴滴答答的滴下来,她厌恶地皱了皱眉,狠狠一甩,那血便溅了后面阴阳师一脸。只见那人摸了摸脸,惨叫一声,带着身边的武士们鬼哭狼嚎地跑远了。

忽闻身后传来轻微声响,她眼中寒光一闪,伞剑利落一转正指在欲逃跑的刀灵要害处。

她用剑尖挑起她惨白的脸,森然道:“我救了你,还没有报答便着急送死,是不是太便宜你了?”

4

三日后,望着怀抱小童的姑获鸟,妖刀姬忍不住道:“这是第五个了吧?你是不是每次看到小孩的时候都要捏捏人家的脸?”

“哟,你终于开口啦!我还以为你哑了呢!”

“······”

“算你说对了,你不觉得小孩的脸是这世界上最香最可爱的事物么!”姑获鸟变戏法似的从袖中摸出两块糖来,一块递给孩子一块递给妖刀姬,还顺便从那孩子身上窃了个香吻。

“呵呵,小孩子有什么好,弱弱的······”话音未落,身后又一个小孩子突然扑在妖刀姬的身上笑着蒙住她的眼,恶作剧似的用头撞了一下咯咯笑着跑开了。

却见妖刀姬怔怔地看着那孩子,眼中满是困惑,又渐渐地暗淡了下去。

这次是这样,之前也是这样,为什么每次与人类相遇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为什么他比我还弱,看起来却那么快乐?

为什么······

“喂,喂,你怎么了?”

“你说要我向你报恩,究竟是怎么个报恩法?”再转过头来,小刀灵又恢复了冷漠。

5

月亮借着云朵和星星躲躲藏藏,注视着将军府的上空飞速掠过两个身影。

判定四下无人后姑获鸟将妖刀姬轻轻放到地上,化回人身,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穿过帷幔只见一张小床孤零零地摆在屋子正中央,一个小婴儿在里面滴溜溜地转着眼睛。姑获鸟摸摸他的头温柔一笑,从怀中摸出个小瓶子,一枚火红的妖丹从中滚落出来。

难道她是要用妖丹喂养这个孩子?

想到这,她不禁皱眉拉住姑获鸟的袖子压低声音道:“你疯了!人妖有别,这妖丹妖力太盛他受不住的!”

"我当然知道!"姑获鸟将袖子从她手中扯出来,低声道:“你们刀灵对人类生气最为敏感想来也知道他气息微弱,但他的亏损不是胎中而是人为。”

“人为?”

“或者说是其他妖怪所为。”言罢姑获鸟将小婴儿抱起,放在怀中哄了哄将妖丹喂给他服下,看着他渐渐红润的面颊轻轻舒了口气才继续道:“如你所见这是信田将军的孩子,他的母亲在他刚生下来不久就去世了。现在照看他的是继母。”

原来如此,怪不得此地守卫如此松懈。妖刀姬心想。

"那夜我被他的哭声所吸引过来,正想着为何周围没有大人看顾,倒见那妇人惊掉了手中木盆,直跪在地上向我拜谢。"

"当时我还在诧异,向我这样的妖怪怎还会有父母向我道谢,再听她话中之意却是谢我帮她除掉了原本的那位夫人。"

"什么!她怎么这样阴毒!"妖刀姬到底年幼听到此处不免震惊。

从前只知妖界力量强弱决定地位性命,却不知柔弱的妇人也会有这样的狠毒心肠。

"那你······"

"我自然用了些方法教她再也不敢对这孩子下手,只是不便说与你。倒是她言语模糊,似乎是托术法所为。我也难以断定究竟是哪个妖怪夺走了他母亲的性命。"

说到这里姑获鸟将那孩子放回小床,怜惜的亲了亲,道;“这孩子魂魄因受惊扰有所缺憾,我用草木小妖的妖丹喂了七七四十九日,今日正是最后一次。那些妖丹妖力足以帮他修复,只愿他从此平安顺遂,别再被他继母所害。”

似乎有所感应一般,那小孩在睡梦中翻了个身,一双小手紧紧攥着姑获鸟的衣角。

姑获鸟笑了笑,轻轻将衣服抽了出来,招呼妖刀姬离开。

宽大的翅膀在月下优雅的舒展开,衣袖上的鸟羽无风自动,银发女妖回眸一瞬,眼神无比清澈。

明明是逆转天意的事情,为什么她做出来却让人无法斥责呢?妖刀姬心想。

6

樱花的花期不算长,仿佛凋谢只是一瞬间的事。花瓣落在水里层层叠叠远远望去那小溪也仿佛变成了梦幻的粉色。

姑获鸟靠在船舷上极享受的闭着眼,捏着个小酒杯小口小口地喝。时不时瞟着仍在发愣的妖刀姬道:“从刚才看到那个武士开始你就一直在发愣,你在想什么?”

街上的那位武士与人缠斗的招式在脑海一遍遍回放,记忆深处一个纤细瘦弱的影子与之分分合合,一瞬间前尘种种涌上心头。

那些奇异的熟悉感,那些武士与阴阳师望向自己眼中那憎恨的眼神似乎都有了答案。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不是选择忘记便真的会忘记,她逃不掉的。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的主人。”妖刀姬将佩刀拔出一点淡淡道。

“主人?”难得这个小刀灵肯多说些话,她顿时来了兴致。

“我的主人也是武士,她原本是个很可爱的少女。”

也许是在回忆的缘故,在阳光下小刀灵的眼睛看起来雾蒙蒙的,声音低柔。

“我自铸成起便陪在她身边,她的身上总会有一种春风一般让我安心的能量。然而渐渐的她却起了变化。”

“变化?”

"嗯。她开始变得容易失去耐心,后来越来越恋战,直到有一天她一刀杀死了她的主公。"

"我斩断的人命越来越多,他们死去的时候都很恐惧,都很绝望。他们说我是妖刀,说我只会带去毁灭与死亡!"小刀灵脸色十分苍白,紧紧握住手中的刀,明明极其痛苦,偏要强压下去。

见状,姑获鸟愧疚地张开翅膀将她拥入怀中,安抚般的抚摸着她的发,不停地道歉却听她喃喃道;“因为长期供养鲜血我的灵气越来越大,主人无法控制我强大的力量,不得不和我相互依存。”

再后来······”

“再后来······再后来的事情我便记不清了。我,我怎么会记不清了呢?”她蜷缩在姑获鸟的怀中不住地颤抖,仿佛一条小舟被激流冲得七零八落。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平静下来恢复到原本冷漠的样子,将刀别回腰间,轻声道;“既然恩情我已按你的要求报偿完,我也该离开了。”

这么快,便要走了?

姑获鸟倒酒的动作一僵,道:“我并不认为你会带来不幸。”

“我知道。但我有自己的东西需要寻找。我要找到主人,我想知道我缺失的记忆到底什么。”

“那你打算去哪找她?”

“我不知道。但我有预感我一定会找到她。"末了又问道:“你呢?今后有什么打算?”

姑获鸟没有回答她,而是放下手中酒杯,撑起伞剑挡住阳光。过了很久才听伞后的声音冷冷道:"你我不是要就此分别了么,我就算告诉你我的去处又有什么意义?"

妖刀姬的眼睛黯了黯,低声道:"我听说有阴阳师利用傀儡扮作小孩子的样子吸引妖怪再将她们消灭掉。你要小心。"

言罢运起灵力,足尖在船头一点,随着一声“保重”消失在对岸樱花林中。

小舟依旧顺着小溪缓缓前行,花瓣在舟边徘徊不散似是挽留。姑获鸟撑着伞独自坐了许久,银发垂下挡住了她的表情。又过了一会,她收了伞,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将酒杯随手抛入溪中,拢着袖子望着花朵稀落的树林轻轻打了个寒颤。

为什么今年的春天感觉比往年要冷呢?

未完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惜珏 | Powered by LOFTER